当前位置:主页 > 手抄报 >

2021-07-01

发布日期:2021-07-06 23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abrn.com.cn,1956年5月5日至11日,中国江门市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江门召开。出席大会的正式代表149人,候补代表39人,列席代表23人。大会的中心议题是:发扬民主,增强党的团结,反对右倾保守,团结全市人民为提前完成和超额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,逐步把江门市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轻工业城市而奋斗。

  冯光代表江门市委作《中共江门市委员会一年来工作总结和今后的方针任务报告》。报告指出,市委领导全市党员、全体人民结束了各项社会改革工作,全面转向生产,奠定了社会主义城市的物质基础。在工业方面,“1955年地方国营、公私合营完成总产值计划111.53%,比1954年增长19.25%,其中地方国营完成124.97%,公私合营完成92.25%。1955年的劳动生产率计划也完成110%,其中地方国营完成123.23%,公私合营完成90.92%。”手工业方面,生产是不断发展的,“生产社1955年产值计划完成102.32%,供销社生产社完成计划100%,生产小组完成计划103.89%。”郊区农业方面,合作化事业不断向前发展,郊区农业社会主义改造取得全面胜利,并获得农业增产,“粮食作物播种面积完成计划100.70%,单位面积产量完成计划的106%,总产量完成计划的110.20%,其中,稻谷完成计划111.50%。”

  报告中就提前实现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出,围绕中心,要完成五大任务:一是大力搞好工业生产,注意做好财经、交通运输工作,全面组织生产高潮,开展先进生产者运动;二是加强党的领导,进一步做好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工作;三是继续深入开展社会镇反,打击现行,贯彻政策,报好全面规划;四是做好知识分子工作;五是加强文教、卫生工作领导,迎接文化高潮。大会号召全市人民共同努力,把江门市建设成为一个以轻工业生产为主的社会主义城市。报告最后强调,要提前完成五年计划,必须加强党的领导,全党动员起来,带领全市人民共同努力,奋勇前进。

  大会充分发扬民主,认真审议通过了市委工作报告和《江门市1956年—1962年国民经济发展规划报告》,并通过了《中国江门市第一次代表大会决议》。

  大会选举产生了中国江门市第一届委员会,当选为市委委员的有25人,候补委员有7人。选举陈柏涛、邓瑜碧为出席中共广东省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代表,冼青为候补代表。在接着召开的市委一届第一次全体会议上,选举了市委常务委员会委员9人。

  经中共广东省委批准,本届市委设1名,第二书记1名,书记1名,常委9名。党向民任,冯光任第二书记,胥爱华任书记。常委有:党向民、冯光、胥爱华、吴孑仁、王乾一、黄友、马梦辰、敖卓魁、陈芝。

  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(简称“一五”计划)是根据中共中央1952年提出的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、总任务制定的,时间从1953年到1957年。经过艰苦卓绝奋斗,江门实际上在1956年就基本完成了“一五”计划的建设任务,取得超出预期的成就。

  根据党在过渡时期的总任务和国家的要求,为贯彻执行中共广东省委、中共粤中区委的相关指示,中共江门市委、市政府从1953年开始编制《江门市发展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》(简称江门“一五”计划)。

  在江门“一五”计划编制过程中,考虑到江门市在国家及广东省第一个五年计划中所担负的任务,结合江门市具体情况,确定江门“一五”计划的基本任务是:在保证完成地方工业的前提下,把私营工商业全部纳入国家资本主义的轨道,实现手工业合作化和农业集体化,使社会主义经济成分的比重不断增长,打下社会主义工业生产城市的基础;积极扩大商品流通,适当发展运输业和文教卫生事业,并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,相应地改善劳动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。

  1956年3月,江门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正式通过《江门市发展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》。江门“一五”计划是在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执行两年后才编制完毕(国家“一五”计划从1953年至1957年,但该计划1955年7月才经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通过),与全国的情况一样,统计资料也很少,在缺乏编制经济建设计划经验、缺少建设经验的情况下,但又不能丧失建设时机,不得不采取边编制、边实施、边修改的办法。虽然如此,江门在执行国家“一五”计划的两年过程中,仍取得了不少建设经验,为编制江门“一五”计划作了大量准备工作,使得江门“一五”计划更接近实际。

  在江门市委、市政府领导下,广泛动员形成全民共识,全市人民、各派和一切爱国人士团结一致,共同奋斗,实际上在1956年就基本完成了“一五”计划的建设任务,取得超出预期的成就。主要表现如下:

  一是工业生产初具规模。到1957年,地方工业总产值(包括手工业在内,不包括中央企业)达3166.4万元,比1952年增长83.62%,超额完成计划指标的10.85%(按1952年的不变价格计算)。

  二是农业生产稳定增长。1954年以来,江门农业连年遭受自然灾害,粮食和经济作物损失很大。尽管如此,江门的粮食生产仍能按计划完成,并有小幅增长。1956年郊区农村实行耕作制度改革,水稻种植全面实行单造改双造,建立郊区农业技术推广站,推广水稻种植新技术,引进水稻良种,稻谷产量在1956年提前完成“一五”计划任务,并超额13.18%,稻谷产量比1952年增长22%。

  三是人民生活得到改善。随着生产发展,失业、待业人员基本得到安置,职工工资总额逐年增加,1949年职工工资总额为245.16万元,到1957年为1494.21万元。农业合作化完成以后,有80%的农业生产合作社增产,71%的社员增加了收入,水利自然条件好的乡,则有89%的合作社社员增加收入。城镇居民人均月收入从1952年的5.38元增至1957年的14.65元,1957年末,城镇居民存款储蓄余额达246万元,为1950年的25.9倍;社会商品零售总额3306万元,比1950年增长48.18%。

  1957年,国家轻工业部投资7200万元,在江门兴建北街糖厂(江门甘化厂前身)和江门纸浆厂,成为国家“一五”计划轻工业重点工程之一。

  1956年8月,应中国政府邀请,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派出专家小组到江门支援北街糖厂建设。到1958年,两国先后有37人留驻江门,其中波兰33人,捷克斯洛伐克4人。同时,北街糖厂筹建处派出由工程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13人组成的实习组赴波兰糖厂学习,历时19个月,成为江门解放后首批出国考察学习的公干人员。

  1957年5月26日,由波兰援建的北街糖厂破土动工。该厂隶属于国家食品工业部。

  创业维艰。据甘化厂一些老员工回忆,国家从广州造纸厂、顺德糖厂等直接抽调了工人来支援。北街糖厂有不少从外国引进的设备,因此需要一批掌握技术的人才。北街糖厂把员工分别送至顺德糖厂、紫坭糖厂、广州纸厂、广州电厂、上海酵母厂、济南酒精厂和东北糖厂、纸厂等全国各地的工厂培训。

  在北街糖厂建设期间,就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视。1958年7月,周恩来总理到江门视察。周恩来一行到江门糖业机械厂、北街糖厂和江门纸浆厂视察,指示在建的糖厂要走甘蔗综合利用的路子。离开江门到广州后,亲笔写下“江门甘蔗化工厂”的新厂名。

  1959年2月25日,江门甘化厂制糖车间建成投产。建厂初期,按照周恩来总理的指示,江门甘化厂就探索实现“大搞综合利用”“化害为利”“变废为宝”。

  1970年12月8日,《人民日报》重点报道江门甘化厂综合利用的事迹。《向生产的深度和广度进军——广东江门甘蔗化工厂开展综合利用的调查报告》一文提到,“两年多来,这个厂综合利用产品的品种,由原设计的五种增加到三十种;综合利用产品的产值,约等于主产品食糖产值的两倍,可比产品成本降低了百分之二十四”。这则新闻还提到,在江门甘化厂,甘蔗除制成食糖外,经过对“废渣”“废液”等的综合利用,又制成了十多种轻、化工业产品。如利用甘蔗渣制纸浆板、有光纸、包装纸,利用蔗糠制糠醛,用纸浆“废液”生产黏合剂,用“废糖蜜”制酒精、酵母、“七○二”农药等。

  甘化厂能成为国家轻工业企业的代表,离不来一代代江门人的艰苦奋斗。当然与其注重科技研发与投入是分不开的。1969年4月,江门甘化厂酿造车间利用酵母深加工提取核糖核酸成功,随后投入生产。1979年11月,设计年产10吨的核糖核酸扩建工程建成投产,成为全国最大的核糖核酸生产基地。甘化厂出产的“莲花牌”白砂糖是当时举国闻名的产品。

  凭借雄厚的实力,江门甘化厂从被援建方变成援建、技术输出方。1961年3月,江门甘化厂派技术人员吴国祥赴越南参加援建糖厂,历时9个月,成为江门在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援外人员。1977年2月,江门甘化厂派出2名专家和技术人员首次赴利比里亚援建糖厂。其后历时近7年,共派遣40人。

  甘化厂成为老一辈江门人特别是该厂员工的“甜蜜”回忆。“那时穿着甘化厂的工作服上街,别人都会投来羡慕的眼光。”不少甘化厂退休的老员工回忆说。那时候能在甘化厂上班很有面子,很自豪;当时江门的平均工资是20多元,而我们厂的工人工资是40多元。

  东湖公园承载了几代江门人的回忆,从挖湖建园、劈山开路建园的艰辛,到不断丰富园内风景的执着,再到免费向群众开放的贴心服务,到如今拆墙透绿,还绿于民的为民情怀,这座人民公园正叙说着新时代的新故事。

  漫步园中,一步一景,一景一画。完全想象不到,当时这里是一片荒凉的山头和农田。

  1949年前,江门市区内的公园很少,有一个中山公园,面积也不大。1949年后,政府考虑到市民娱乐休闲的需要,决定兴建大规模的公园,造福市民,东湖公园的建设被提上议事日程。

  当时,在江门市紫莱乡与水南乡之间有一片荒山洼地,丘陵起伏,远离居民区,经过周到的设计和规划,东湖公园便选址于此。

  建公园需要大量的人力、物力,那时政府没有充足的资金,也没有现代化的机械,条件十分艰苦,于是就采取人海战术,发动民众义务劳动,通过肩挑背扛的方式,用人力来确保工程实施。“当时,每位市民都自发成为公园建设者,一锄头一担泥地搞建设。”已70多岁的东湖公园管理所“老所长”翁苟,既是土生土长的“老江门”,也是筑园路上的见证者和亲历者。

  从1958年到1963年,挖湖建园、劈山开路、荒山植树,东湖公园掀起第一轮建设高潮。1962年,东湖公园初具规模,很多市民前来游玩。不过,那时的东湖公园还十分简陋,路都是泥土路,亭台楼阁等设施也不足,只不过在湖心岛等地建了几个小亭。

  1963年,东湖公园正式开放,占地面积45公顷。原来人烟稀少,荒凉的山丘和农田,变身为人民游玩的漂亮公园。到1974年,东湖公园掀起第二轮建设高潮。岭南特色牌楼(原址位于东湖广场,现拆除)、蓬园(现白沙艺苑),以及东湖宾馆、迎春楼、儿童乐园、花木门市部等(原址位于中远大厦周边,现拆除)也在随后10年间相继建成。西北首条PBT树脂生产线落户新疆